冤獄6838天:歸仁雙屍命案

檔案調閱1075次

謝志宏的筆錄

臺南歸仁的田間小路,發現一名老翁背部中刀身亡,而距離老翁超過三十公尺處,另有一名女子被亂刀砍死,新聞剛報出來的時候,人們先是猜測老翁跟女子的關係不單純;後來公布了兩名嫌疑犯的長相,人們開始以貌取人,評點是非,最常聽到的就是說他們長得一臉非善類的樣子。

這兩人就是2000年最多人討論的名字,郭俊偉跟謝志宏。在餐廳上班的謝志宏,打烊後常常跟朋友們到處續攤,而且經常都是喝到天亮,吃完早餐才回家,豐富的夜生活,讓他結交到許多朋友,當然也包括讓他人生最璀璨的年華都葬送在監獄裡的郭俊偉。

那天晚上,郭俊偉約謝志宏到便利超商喝酒,幾罐啤酒下肚,遇到陳姓女學生,聊了幾句,陳姓女學生同意到他們的住處繼續喝,於是郭俊偉就載著陳女,而謝志宏獨自跟車,到郭俊偉家中續攤。

根據謝志宏的說法,三個人其實也沒喝多少,郭俊偉就帶著陳女到房間去。整個晚上沒搞頭的謝志宏,聽著房內的燕好,當時有點想乾脆回家算了。就在這念頭剛起來,還沒付諸行動,完事的郭俊偉就帶著陳女走出房間,陳女說要回去,郭俊偉臉上看起來不太高興。

陳女藉著醉意嚷著說她是有男友的,跟郭俊偉不過是露水姻緣,要他別想太多。郭俊偉顯然不這麼認為,儘管心有不甘,郭俊偉最後還是同意載陳女回家。謝志宏也跟車在後。

只是沒想到郭俊偉愈騎愈偏遠,來到一處田地,忽然停下車,把陳女推在地上。謝志宏被這幕嚇到了,還想上前去問是怎麼回事,郭俊偉卻喝斥他,要他到前面路口等他,他要跟陳女談判。

謝志宏不想介入他人感情糾紛,也就乖乖地走到三十公尺遠的路口。現在回想起來,郭俊偉其實是要他把風,郭俊偉早就動了殺念,要置陳女於死地,當謝志宏聽到陳女的慘叫聲時,已經來不及了。

郭俊偉殺紅了眼,用一把小蝴蝶刀,猛刺猛砍了數十刀。

不巧,來巡田水的張姓農夫騎著腳踏車經過此地,謝志宏還來不及阻止老翁往前,郭俊偉一把就把農夫從腳踏車上踹倒,往農夫背上猛刺了致命的一刀。

以上,就是謝志宏在律師陪同下,所作的第三次筆錄。

 

郭俊偉的自白

但是前兩次的筆錄並不是這樣的。

前兩次謝志宏都坦承他性侵並殺害了陳女,警方帶兩名嫌犯進行現場重建的時候,也都是按著這樣的劇本排演,郭俊偉說他跟陳女發生完關係後,謝志宏也想要來一發,被陳女拒絕,所以才會演變為強姦。事後怕陳女洩漏風聲,就起了殺念。郭俊偉更示範了在田間謝志宏奪下蝴蝶刀,繼續刺殺陳女的動作。

民眾普遍只相信前面的筆錄,認為第三次筆錄是律師教謝志宏的脫罪說詞。

謝志宏為了證明自己的清白,不曾放棄過上訴的機會。他說前兩次的筆錄都是遭到警方逼供而寫的,但是警方沒有留下任何錄音資料,所以也無法判斷孰是孰非。

謝志宏的辯護律師則主張,沒有任何科學證據可直接證明謝志宏犯罪,包括犯案時的衣服跟機車都沒有血跡反應;陳女身上也採集不到謝志宏的DNA;謝志宏根本沒有必要殺害陳女,毫無犯罪動機。

最關鍵的一點,陳女被刺殺的時候,謝志宏遠在三十公尺外,他連旁觀者都稱不上,也遑論主謀或共犯。

可能因為他的身分、職業、長相特徵如刺青、交友狀況等因素,才會被檢警鎖定為兇嫌,被全民視為罪犯。

餐廳廚師曾經跟謝志宏說過,如果謝志宏願意戒菸學乖,一年內就讓他出師,謝志宏很高興地跟母親分享這個消息,眼看一個浪子就要回頭了,卻因為刻板印象跟缺乏科學證據的判案方式,被關了十九年。

或許也是餐廳廚師給的挑戰,讓謝志宏對未來懷抱希望,沒有犯案的他,相信自己能盼到曙光,才能跟律師和家人一起堅持下來,十九年間不斷上訴,判了九次死刑,終於在2020年獲判無罪。

後記

我們都以為有些人來自問題家庭,所以製造了社會問題,但其實人都是來自被問題纏繞的家庭。沒有人生來就想要成為邪惡的壞人,是因為這個社會上有各種糾葛,尋不到出口的人,才會犯下不可挽回的錯誤。

茁劇場《滴水的推理書屋》,透過角色張志鴻的情節,重新改編了謝志宏案,劇情發展即將進入破案倒數,真兇呼之欲出,但張志鴻是否能等到他的正義呢?

緊接著上檔的《走過愛的蠻荒》,也將為我們深深刻畫被現實困住的家庭,希望能用戲劇不斷回顧這些現實案例,重新拾回藏在我們人性中的溫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