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手小李歷劫歸來:告訴你海外工作風險有多高

檔案調閱589次

被迫離鄉

我們費盡千辛萬苦,在浩瀚的文獻跟龐雜的採訪報告中,終於找到小李的聯絡方式,小李是在馬尼拉港工作的水手,透過舅舅的介紹,從廈門出發,前往傳說中遍地黃金的菲律賓,謀求發大財的機會。家裡的人都勸阻過小李,但看舅舅過著豪奢繽紛的生活,妻妾成群,再對照家鄉百業蕭條,民生凋蔽,人均GDP年年下修,物價卻逆勢上漲的慘況,這下哪怕違背法令,前往語言不通的國家,只要能掙到第一桶金,小李說什麼都要賭上一把。

然而這樣的豪賭,卻為小李後來的人生帶來莫大的動盪不安。小李工作了幾天後,漸漸發現,菲律賓的黃金產量並非如此豐沛,島上的人看起來也不富裕,而且礦山坑道的進出都被外國武裝部隊把持住,就連舅舅這樣在家鄉看起來很威風的人物,一下了船,還是得給當地高鼻子紅髮碧眼,外國武裝部隊軍人們鞠躬哈腰,繳納稅金。

小李說,他一到馬尼拉港,就被帶去一個用牆堵圍起來的小區,裡頭橫七豎八住了三百多個跟自己一樣黃皮膚黑眼珠,身體力壯的青年,一問才知道多半都是自己的同鄉,或是從隔壁鄉縣來的,大家都是看了招募水手、工人的廣告,或是聽了親戚朋友的建議,因為自身實在沒有什麼一技之長,才選擇到馬尼拉拚個機會,卻沒想到從此要過著這種與外界斷絕聯繫的生活。

不准與家人和外界通訊

小李本來想寫信回家報平安,但是守在小區的軍人拿槍指著他,要他乖乖待在小區裡。同鄉的青年拉開小李,竊竊地說,這種小區的控管方式,其實是這幾天才開始的,不聽話或是工作太慢的都會被打被揍。明明是應徵水手,小李卻從下了船之後就一直待在陸地,外國軍人丟給他們一些當地產的粗劣茶枝,要他們用油墨打印「Made in Taiwan」牛皮紙來包裝;或是給他們長了煙甲蟲的香料粉末,逼他們裝瓶裝罐,而瓶罐上都標著訛人的天價。

小李說,這根本就是詐騙集團,但是為了不要挨打,為了活命,他也只能低頭做出這些違背道德、有損家族顏面的事情。

這些軍人非常聰明,他們除了斷絕華人對外聯絡,小區的設置更是要孤立本地華人互相援助的可能,而且他們很有耐心,自從小區制度開始之後,表面上還是像從前一樣逼華人從事詐騙工作,頂多對幾個不聽話的華人暴力相向,私底下其實早就在等待時機,要一口氣把所有華人屠殺殆盡。為了使屠殺計畫能順利進行,小李說,這些軍人不知道是發什麼神經,居然拿出了私藏的黃金,真金白銀,採重量一比一的方式,交換大家手上的鐵器。什麼剪刀啊、魚鉤啊、鉚釘啊、鐵鍊啊,全都可以等重換成黃金。小區的人瞬間都瘋了,把手邊所有的金屬都拿出來換黃金。

後來才知道,這麼一換,連鋤頭、斧子、鐮刀這種最低階,稍微可以反抗屠殺的武器都沒了,真正體會到什麼叫手無寸鐵的困局。

小李說,像他這樣來馬尼拉淘金的年輕人都很單純,在家鄉搞不出什麼名堂,才會想到海外闖一闖,要說真的有多貪心,倒也未必,因為原本的經濟狀況可能連生存都有困難。聽到有人付船票供薪水,還管吃管住,當然會想試一下身手。也有一些是長期生根落戶的華人,他們改服易髮,長得愈來愈像當地居民,據他們的說法是,就算賺到錢回去了,家鄉的人也不認他們了,不如就留在馬尼拉。

排華矛盾時有所聞

早在小李之前,在馬尼拉工作多年的潘姓水手船工,曾經發起過叛變。他打定的主意是,被這些詐騙集團拷打虐待,丟掉性命的人已經不知凡幾,既然被殺掉是早晚的問題,情況也不可能再壞,不如成仁取義,於是潘姓水手帶著幾個同鄉,趁船長熟睡的時候叛變,把船長的頭砍下來,奪走整艘船的控制權。雖然後來他們都遭到外國軍人們報復式的反擊,但這樁事件可以說是後來華人被屠殺的一個遠因。

海外工作風險高

可惜小李前往馬尼拉之前沒做足功課,不曉得潘姓水手的作為,早已激化了當地的矛盾衝突,外國武裝部隊更因此安排了屠殺華人的計畫。

直到屠殺發生前,被關在小區的小李從未放棄過跟外界聯繫,有一天,看守的軍人在交班的時候有了疏漏,終於讓他得空把一封書信託交給小區外的華僑商人,這封信就這樣輾轉在海上漂盪,回到福建,當地政府也關注到外僑的現況有點危險。

馬尼拉華人被詐騙集團囚禁在小區的消息開始在福建流傳,但是民眾的意見卻很兩極。有一派人認為基於人道主義精神,政府應該派軍隊去要人,要不到人,就派出一千艘船艦,不但要打得他們落花流水,還要打得他們連話都不會講;另一派人卻認為,每天都在宣導不要去當詐騙集團的走狗,就是有人這麼貪心想去,踢到鐵板,才要人家勞師動眾去救他們,政府沒必要承擔這種風險。

就在輿論拉扯之間舉棋不定,小李的信最終沒有得到回應,八月的某天夜裡,外國武裝部隊針對華人展開屠殺,小李慌亂中跳到港灣裡,被一艘從日本來的船主藏匿在艙底,才得以逃過一劫。雖然日本船主並未善待他,也僅是把他當作奴工一樣使喚,但至少小李撿回了一條命,輾轉來到長崎平戶島。

根據統計,當地原有三萬多名來自福建、廣東與臺灣的華人,發生屠殺之後,剩下不到三百人,而小李就是其中之一。

僑民的安危取決於政府態度

政府最後的回應僅是:這些人的貪心,造成他們今天的下場,但是殘虐的行為是天理不容的,我們譴責發動屠殺的人,我們也要求歸還這些死者的遺物財產,並開放讓他們的家屬可以前往追歛。

沒有提到生還的三百人怎麼處置,更沒有提到要外國武裝部隊如何負責。

小李不再期待政府能幫助他,於是跟日本人借了一些資本,做起跨國貿易生意,組織了龐大的船隊商號,在平戶成為一方霸主,人人都尊稱他甲必丹李,就是李船長、李隊長的意思。但是他還是呼籲大家,他能走到這步,千辛萬苦,是三萬分之一的幸運,如果有機會讓他選,他寧願在故鄉找個餓不死的差事,穩當踏實地終老,也不願這樣冒著生命危險,在海外漂泊。

這就是1603年發生在馬尼拉的呂宋大屠殺,小李跟所有在海外謀生的華人們,永遠的噩夢。海外求職風險多,務必事先做好功課,勿隨便聽信不實謠言。

 

參考資料

張燮《東西洋考》〈卷五.呂宋〉

 

徐學聚〈報取回呂宋囚商疏〉

皇帝以呂宋久相商賈,不殊吾民,不忍加誅。又海外爭鬥,未知禍首;又中國四民,商賈最賤。豈以賤民,興動兵革?

又商賈中棄家遊海,壓冬不回,父兄親戚,共所不齒,棄之無所可惜。兵之,反以勞師。終不聽有司言。爰降旨,特行令所在,遣使傳諭爾等酋長部落,令咸改悔,畏天守善。其海外戕殺,姑不窮治。爾等當思皇帝浩蕩之恩,中國仁義之大。張嶷一誑口,輒不憚梟示以謝爾等。爾等非木石,獨不思灑濯其心,以報中國乎?若前事訛傳,未有兵革,投款效順,商舶往來,交易如故。

若果有嫌恨,已相讎殺,可將該島所有漳泉遺民子孫追斂、各夷劫去貨財貲送還郡。自此商舶交易仍聽往來如故。其或聽信姦徒煽惑,執悕貪保,昏迷不共,恃遠抗拒,不聽貲還,即當斷絕海舶,不得西行。仍聽諸吏兵同其家,願報讎者,一風張颿,千艘竝出。鄉音難辨,玉石俱焚。

 

陳國棟〈馬尼拉大屠殺與李旦出走日本的一個推測(1603~16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