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報】被山吞沒的遺骨:令和元年未解決之女童失蹤案

路那/調查員 檔案調閱3146次

據NHK報導,山梨縣警方今天(5月15日)公布了本月初在山梨縣道志村發現的人骨鑑定結果。透過DNA鑑定,確認是在2019年9月於當地失蹤的女童小倉美咲的遺骨。這起發生在令和元年、震驚日本的失蹤案,是否終於將得到一個解答?

 

一轉眼,小孩就不見了

山梨縣南都留郡道志村的椿莊汽車露營場,google地景

 

你在小時候有走丟的經驗嗎?比如和大人去逛夜市,被攤位上的玩具所吸引,不小心多看了幾眼,再抬頭,卻沒看到爸媽了?我小時候曾有過類似的經驗--應該跟我一起回阿嬤家的妹妹,在放學的時候卻怎麼也找不到人。之後才知道,原來因為我們班當天最後一堂考試,有點晚放學,不耐久候的她就自行搭了娃娃車去阿嬤家了。雖然如今已然可以把這件事當成笑談,但無論過了多少年,我都難以忘記當時的焦急與擔憂,以及發現沒事之後的如釋重負,還有想把妹妹罵得狗血淋頭的衝動。

如果不是像我家的笨蛋(或者說聰明過頭的)妹妹一樣的情況,而是真正的走丟的話,那對小孩或父母雙方來說,都不啻噩夢一場。小孩子受不了這樣的不安全感,往往當場便會爆哭。至於大人,雖然不至於當場哭出來,但在未尋獲前,內心的焦急與焦慮也是可想而知。而當被問到為什麼會走丟?不管小孩或父母常常都會說,就是那麼一轉眼的時間,小孩就不見了。

2019年9月21日,到山梨縣道志村與朋友們露營的小倉和子一家,也遇到了這樣的情況。在日本,由於大多數女性在婚後改以家庭與育兒為主,因此交友圈中會出現因此而結識的朋友。

媽媽透過孩子上課的學校,彼此結識的狀況,便被稱為「媽媽友」(ママ友)。由於是透過學校結識,好處是彼此可以互相照應,但也有因為不投緣而產生的霸凌問題。

小倉一家這次的出遊,正是「媽媽友」組織的活動。共7個家庭、27個大人與小孩,在山梨縣南都留郡道志村的椿莊汽車露營場露營。當天雖因颱風17號塔巴(TAPAH)生成的關係,而有了相關的警告,但主要受到影響的地區為九州與山陰、山陽等地,鄰近東京的山梨縣受到的影響似乎不大。當天的氣溫在18度到30度間,雖早晨略有小雨、微陰,但應該還是挺舒適的。小倉家一家四口全部出動,但父親小倉雅因為工作的關係,預定之後才前來會合。

失蹤的小倉美咲(取自小倉和子IG)

中午12點15分,小倉一家三口抵達露營地。下午1點多吃完了午餐後,孩子們跑到營地南方的森林去玩耍。大概3點35分左右,9個小朋友說要去約150公尺外的池塘玩。過了40分鐘左右,美咲說她也要去,便一個人朝著池塘前進了。過了10分鐘後,其他大人去找孩子們,但卻沒看到美咲。由於營地周遭四處都是森林,地廣人稀,搜索起來相當困難,大人們感到事態嚴重,很快地便報警了。下午5點左右,警方便展開了搜索。然而,美咲從此之後就再也未曾出現,直到2022年她的遺骨被發現為止。

才短短十分鐘,美咲能走到哪裡去?她中間經歷過什麼?小女孩的失蹤,使得這起發生在令和元年、令人備感不可思議的案件,瞬間成了日本民眾最為關心的焦點。

 

1700人大搜山,卻找不到一個七歲的小女孩

整件事情最令人困惑的一點,是警察在接獲報案後,很早便聯合了消防局進行搜索。然而,儘管當天搜索至晚上10點,美咲卻是一點蹤跡也沒有。隔天,自衛隊也加入了搜索的行列。搜索的範圍相當廣闊:東西15公里、南北8公里的範圍中,總計有1700人加入搜索的行列。當時,除了附近的林道外,搜索隊也在池塘下流與西側方面展開搜索,考慮到被失足而被道志川沖走的可能性,也在道志水壩處潛水調查。但美咲宛如人間蒸發般,連一絲聲息也都沒有。

小倉美咲失蹤之相關路線

9天後,在無計可施的情況下,小倉和子向公眾公開女兒美咲的照片,請求大眾的協尋。數百名志工抵達道志村,展開搜索。警方在10月6日再度展開大型搜索,然而令人遺憾的是,這些搜索都一無所獲。伴隨著越來越渺茫的希望,小倉和子開始在社交平台上徵求情報。然而,她沒有得到關於孩子的消息,倒是收到了許許多多的惡意揣測。

 

網路時代,對受害者家屬的質疑與霸凌

「是你殺的吧?」、「為什麼孩子失蹤了,還有心情去剪、染頭髮?」、「為什麼在IG上的貼文還加上了#玩具貴賓犬 #修剪貓 這樣與生意有關的關鍵字?是不是想蹭流量?」、「為什麼九天之後才公開女兒的照片?是不是不想找到她?」其實,這些都並非太過奇怪的事--孩子失蹤了,去剪、染頭髮,可能是要轉換一下心情,以免憂鬱過頭;IG貼文可能是反過來的邏輯,想藉由關鍵字增加女兒失蹤事件的關注。身為寵物美容師的小倉和子想到以寵物作為關鍵字增加流量,或許也不是什麼太過奇怪的事情。

電視上,懊悔不已的母親小倉和子


搜尋這個帳號,會發現此前小倉和子多是分享寵物美容的作品。事發後,和子將IG的名稱改為「行方不明の小倉美咲の母親」,將之轉為尋女的帳號。這個轉變也相當合理。至於九天後才公布照片一事,和子解釋是希望找到女兒後她的生活可以較順利地回歸正常、不受打擾,所以之前只有向警方與官方、民間搜索隊提供照片。對於生活在網路時代的父母而言,是否要讓孩子的照片在網路上永久留存,確實是一個困難的課題。加上,若美咲確實是在山裡失蹤,那麼除非她是被人帶走的誘拐事件,否則提供給大眾的意義或許不大。

簡而言之,這些質疑本身是否真的發現了事件可能的疑點,又或者只是對情況沒有全盤掌握下便擅自以惡意進行推斷,是本次事件中相當能引人深思的一點。假如美咲確實是意外失蹤,而非被害,那麼這些質疑,不啻是在已然傷痕累累、不斷自我質疑的母親傷口上,繼續撒上大把的鹽巴。

除了對和子的攻擊外,父親小倉雅低調未露面的行為,也引發了議論。儘管,根據實際的採訪報導,小倉雅和每一個心焦的父母一樣,都在現場忙著尋找小孩。然而一時之間,「美咲是不是親生子?」「小倉家父母已離婚/分居」等等真假難明的情報仍在網路上四處流竄。

小倉和子稍後進行的公益募款活動,讓這個情況更是雪上加霜,此次的募款在進行一週後關閉,募得日幣約百萬的金額。儘管不難想像在心急如焚的狀況下無法正常工作,在長期搜索與尋找中也必須花費相當的金錢,然而對小倉家是否斂財的質疑,仍是如雪片般地飛來。之後,小倉和子以名譽受辱的理由,向法院提起公訴,要求網站交出發文者的真實姓名與身分。

2021年8月與11月,大阪地方法院與東京地方法院分別判決小倉和子勝訴。這表示小倉和子之後有足夠的資訊,可以提告網友毀謗--至於後續會如何發展?恐怕要看檢警後續對此案的偵查而定了吧--美咲失蹤案到底是意外、人為疏失或者有遭謀害的可能?相信不久後,就會有更多關於此案的資訊現身。屆時,我們也更能夠了解美咲到底是如何在一眨眼間,便離奇地消失的吧。

 

沒有找到的孩子,與不放棄的搜索者

找到遺骨後,警方對該地進行進一步的搜索

 

美咲的遺骨,是由一名曾經參與搜索的男性志工發現的,地點則是在據說連當地人都不甚清楚的荒僻而崎嶇的山路。據日媒的報導,在事發後前來幫忙搜索的數百名志工中,有一些在搜索結束後仍然持續地前來尋找。由於有「為了美咲小妹妹」的共同理由,他們彼此之間因此產生了橫向的連結。儘管如此,目前仍不清楚遺體發現者的身分,他也沒有向同伴們透露。然而,由於志工不放棄的搜尋,最終找到美咲小妹妹遺骨與遺物(在距離頭骨被發現處的上游處,發現了運動鞋與襪子),使得家屬終於得以安置經年累月懸著的心情一事,對比起網路上的惡意留言,真是宛若救贖般的存在。

美咲小妹妹在十歲的生日後不久,被確認了死亡。此事固然令人感到悲傷,但對於失蹤者的家屬來說,則是終於塵埃落定,可以收拾心情、繼續前行的一大理由。至於事件本身的經緯到底為何?是「事件」抑或「事故」?美咲是怎麼失蹤的?一千多人的搜索隊又是為什麼沒有發現她的行跡?這些不解之謎,或許終有獲得解答的一天。

希望能還原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