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級片單001:走出《詭山》之外

檔案調閱1681次

作者:唐墨

被疫情困在家中啃片度日如年,值得二三刷的影片大概都刷了,只好開始挑戰一些「評價兩極」的片子。看完所謂台灣第一部海難電影,演員陣容堪稱該年度最堅強,特效動畫表現不俗,斥資頗鉅,但我彷彿遭到一場比災難片更慘烈的災難,心靈飽受摧殘而尚未平復之際,只希望能從同樣是災難片,而且上映當年也是褒貶不一的《詭山》,獲得一點點救贖。

Devils-Pass電影海報

相較之下,《詭山》是成本極低的山難片,所有的演員包括男女主角,全都長得一臉免洗腳色,隨時可能被犧牲的樣子;選用偽紀錄片的形式也是為了避開燒成本的大場面;在難辨東西的雪景裡攝影還能省去事前封路清場的麻煩,而且事實證明,拍好一部電影需要錢,但有錢不一定能拍好電影。

《詭山》講的是1959年2月2日,在俄羅斯烏拉爾地區發生一起九名學生異常死亡的山難事件,該事件以領隊的姓氏命名為迪亞特洛夫事件,至今依然是一個國際謎團,不管是俄羅斯官方或國際學者乃至一般民間登山專家,對於死者遺體的諸多不自然的異象至今無法下定論,僅能從片面的角度解讀整起山難的始末。

迪亞特洛夫遺體姿勢完全不像遭凍死者

《詭山》以迪亞特洛夫事件為梗概,女主角荷莉是一位深受該事件吸引的美國大學生,時值2008年,GPS定位系統已經問世,高科技很容易讓人誤以為可以駕馭大自然的全部,一行人帶著裝備深入俄羅斯山區,希望透過紀錄片的拍攝,破解迪亞特洛夫的謎團。

俄方也有投資拍攝《詭山》,照我的觀影經驗,俄羅斯作品都一貫地表現了有點伏特加喝太多的「鏘」感,加上我這個世代都經歷過《厄夜叢林》、《詛咒》或《柯洛弗檔案》那種手持式攝影機搖頭晃腦的拍攝手法,在各種不確定的鏡頭游移中投射出對未知的恐懼,虛實交錯的確能營造出強大的恐怖片氛圍,甚至在電影結束後還能帶給觀眾持續的後座力,例如從此不敢往森林裡走、不敢一個人上廁所等等,但偽紀錄片充其量也只是一種為了嚇人而嚇人的運鏡技巧,接二連三之後就難有新意,一切都是幻覺嚇不倒我的,再加上當年有些評價認為這《詭山》是又一部適合午夜的B級恐怖片,甚至還完全不恐怖,於是我就一直沒有機會或動力去觀賞這部電影。

如今才發現這幾年真是損失大了。《詭山》要談的,不僅僅是一群屁孩做死犯賤跑到山難現場,歷史重演業力輪迴再度被捲入同樣的災難之中而已,《詭山》還傳達了編導對於迪亞特洛夫事件的另一種嶄新觀點,同時也把另一則都市傳說「費城實驗」揉雜在一起,彷彿在冷戰時代框架之下,美俄雙方心懷鬼胎,都企圖使用不屬於這個星球的技術,要逼對方就範。漫威超級英雄中的宇宙魔方與汎金屬,何嘗不也是對那個時代的另一種想像?從這樣的角度來看冷戰時代相關作品,似乎也可以理解為何當時美俄雙方都在發展航太科技,絕不是要到月球表面插旗耀武揚威而已,他們可能早就接觸到某種程度的外星技術或知識,為了能更完整、更全面地掌控這種技術與知識,所以才要積極飛到外太空去向這些生命體請益吧!

(這篇片單寫於2021年的封城期間,2022臺灣再度面臨密集居家隔離挑戰的同時,俄國向西用兵,入侵烏克蘭的舉措,再度反映俄國對這個世界的野心。)

《詭山》對時空議題的操作非常淺顯易懂,而且易懂到會讓你感到毛骨悚然,二刷、三刷倒帶回放,你應該還會發現,有一個角色,提早說出了所有的謎底。這種從心裡油然升起的恐懼感,不靠譁眾取寵的聲光效果,不做過度驚嚇的鏡頭,才是一部好的災難片、驚悚片應該提供給我們的直拳式感官娛樂。

 

 

H級片單,可能是很Humor的。
很Happiness。
但大多很Horror。
很Hopelessness。
或者很Hentai。
甚至很Hardcore。
那些沒被關注到的奇葩電影或影集、漫畫或專輯,包括已經被討論到爛但總是還值得補充的,都將出現在這串片單中。
我是唐墨,下次再為您推薦我的H級片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