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麥當勞528慘案:全能神教會的幕後黑手

檔案調閱570次

下班遇襲

  在金都購物中心上班的吳碩艷,她跟丈夫金中慶有個默契,那就是不管多晚,吳碩艷都會在購物中心一樓的麥當勞等丈夫開車來接她下班。這家麥當勞24小時營業,吳碩艷忙碌了一整天,她會盡量坐在不打擾人也不被打擾的靠牆位子,點杯可樂,吃顆漢堡止飢。就算丈夫被加班給耽誤了,刷刷手機,曬曬剛上小學的七歲兒子,她也能在這裡打發好一段時間。

  2014年5月28日,這天,和往常一樣,她坐在老位子上,給微信朋友圈發文,卻隱約聽見店裡有些騷動。店裡的座位區是狹長型的,吳碩艷看見對過有個理了光頭的男人,帶著應該是他的孩子兩女一男,另外還有兩個成年女子隨行。這六個人,逢人就拿出手機挨桌地問,不知道問些什麼。

新京報製圖

  聽說有用支付寶乞討的乞丐,但這一夥人,看上去像是麥當勞的目標客群,穿著打扮也都還過得去,或許是外地人迷失方向,正在問路也不一定。吳碩艷沒多想,或許待會他們就直接去問服務員了吧。

  但只見他們一行人走過了點餐櫃檯,緩緩向吳碩艷這裡走來。

  「怎麼說呢。」
  「你快說去,有點信心。」

  吳碩艷並非只顧著手機的畫面,耳裡倒是聽見其中一位女子在慫恿其中一個女孩向前搭話。

  「那個,小姐,不好意思,請問你有聽過全能神嗎?給我你的手機號,我發信息給你。」

  就跟成千上億的中國人一樣,吳碩艷沒有什麼宗教信仰,把孩子養好,把配偶栓好,把爸媽顧好,一個家平平順順地過著歲月靜好,就算是祖上積德,老天有眼。至於真的犯了小人或短缺財運桃花運的,難免嘛,進廟燒香,求神問卦,買個不知道什麼老師開過光的小物,花點小錢安個心,也就算完了,什麼宗教信仰,根本談不上。對吳碩艷來說,連傳統的什麼娘娘、什麼元帥都分不清楚,哪還知道什麼全能神呢!

  吳碩艷搖搖頭不予搭理。女孩慌了,站在女孩後面的成年女子,便焦急不耐了起來。

  「你們看哪,就是這個女的,弄得我頭疼。」女子開始尖叫、咆哮,神神叨叨了一大串聽都聽不懂還是不是中文的噪音:「邪靈附體啊,有魔鬼的權柄!」

  女子指著吳碩艷,吳碩艷眉頭一皺,心想這是遇上神經病了吧。看他們瞎鬧騰,難免有點惱火,但吳碩艷剛下班,又是這裡的常客,不想給服務員招惹事情,輸個信息要老公趕緊來接她走。

  「你給不給手機號?」女孩本來很怯弱的語氣跟表情,切換速度之快,翻臉不認人,吳碩艷直覺這一家子肯定是信了邪教,把腦子信壞了才會這樣。

  「嘛呢,一邊玩兒去!」

  吳碩艷心想,當著父親的面,把這女孩懟一下,知情通理的家長至少就該知道收手了吧。


  「你才玩兒去!」旁觀了一陣子的另一個年紀稍長的女子,二話不說抓起椅子就往吳碩艷身上砸。

  事情發展不如吳碩艷預料,她來不及防備,就被砸了一臉血。而孩子的父親,更是一個箭步就往她身上衝,抓住她的頭髮,一拳就往臉上招呼。

暴力的傳教方式

  「誰管誰死啊!」

  那位父親狂踹吳碩艷,抄起一把鋼製拖把猛擊,這六個人把坐在死角裡的吳碩艷團團包圍,輪番毆打她,打到地板都是血跡,絲毫沒有要收手的意思。

央視採訪張立冬的畫面

  監視錄影帶畫面上,可以看見有人想解救吳碩艷,都被那一家凶神惡煞模樣嚇退;麥當勞的服務員勇敢上前,也被他們用安全帽盔給打退下來,逼到櫃檯裡,無法出入。服務員跟熱心民眾慌成一團,趕忙打電話報警;也有人抱著胸,若無其實地看著這場血腥的慘劇。

  警察趕到的時候,吳碩艷已經斷氣了。而這兇殘一家的父親,還跨坐在她身上狂亂地擊打著。警察很快就控制局面,壓制這六名兇嫌,將之逮捕歸案。

  整段影片從事發到警察趕到,總共30分鐘左右,就在他們被警察抓走的第三天,央視、人民日報等重要官媒開始投放這則新聞,並流出片段的監視器畫面。

  5月31日,央視的《焦點訪談》深入監獄採訪張立冬,原來,張立冬是個藥商,在河北無極縣曾幹到支部書記,和妻子陳秀娟都是虔誠的基督徒,一家也都受洗入信。直到女兒張帆留美歸國,認識了呂迎春,一家人才慢慢開始認識「全能神」這個新興宗教。

  「全能神教會」又稱「東方閃電」,他們相信聖經的教訓已經進入新的時代,女基督降臨在中國,要重新興起神的事工,新舊約都將廢去,改以女基督宣講的神話行於人間。而拉張帆加入「全能神教會」的不是別人,就是自稱「神自己」的呂迎春,也就是當天在麥當勞怒斥吳碩艷是邪靈魔鬼,不斷慫恿張帆張航向人要電話拉人入教的女子。

  事發當天,張立冬帶著女兒張帆、張航、兒子張舵,以及情婦張巧聯、「神自己」呂迎春一同去麥當勞招募信徒。他們的方式就是要電話,要不到電話就打人罵人。因為張帆跟呂迎春說,她們都要回到天上去了,必須趕緊帶人上去。

  但是,如果上「全能神教會」的官網,或是看看他們90年代出版的刊物,會發現所謂的女基督是一位叫做「楊向彬」的女子,並由總祭司趙維山擔任她的發言人,「全能神教會」自1995年被中共明訂為邪教後,趙維山就將教團勢力移往海外,2000年更申請政治庇護逃往美國。

女基督楊向彬

  那2014這位「呂迎春」又是何方神聖?難道女基督也搞三位一體?

張立冬家的另外一起凶殺案

  就在警方介入調查之後,赫然發現張立冬妻子陳秀娟自5月20日之後就失去行蹤,而26日晚間,張家養的白狗路易被張立冬親手活活打死,因為張帆跟呂迎春她們聲稱邪靈藉著狗的肉體在危害張家。

  根據張帆跟呂迎春的口供,她們都認定自己是「神自己」,兩人都是「女基督」再來,擁有審判善惡的權柄。由於張家原本都是信奉傳統基督教,張帆也曾認為「全能神」是邪教,但在遇到呂迎春之後,就慢慢被說服,改宗「全能神」,並把一家都帶進教會。

  「那你母親呢?」
  「她?她是邪靈之王,已經被我們放逐了!」

  由於他們的言論都充斥著各種神怪詭異的詞語,警方不敢輕忽,推測陳秀娟可能堅守傳統信仰立場不肯入教,說不定已經遭遇不測,便迅速展開搜尋作業。但時至今日,都沒有人知道陳秀娟究竟去了哪裡。

  「全能神教會」的問題大概在90年代初開始浮現後,1995年遭到政府查禁,但在2000年前後,中國頻繁出現全能神信徒兇殘殺害家人、親友、甚至波及無辜民眾的新聞,例如陝西王濤殘殺妻子後將之埋入土裡等待復活;河南李桂榮將兩個月大的女兒割喉放血以驅魔;河南婦人趙秀霞讓教會信徒踩死自己患病的孩子;自焚的郭鳳榮身上搜出全能神教會的聖典《話在肉身中顯現》;光山一名疑似也是全能神教徒的男子砍傷20餘名小學生。

吳碩艷命喪麥當勞

  上述這些以及其他地方小報新聞上還有更多匪夷所思的兇殺命案,幾乎毫無例外都指向是「全能神教會」信徒的所作所為,而且在地緣關係上似乎也都符合全能神教會活躍的區域。

  但是,「全能神教會」早已被中國禁止逾二十年,為何還能有這麼強大的影響力,遍及中國全境呢?「全能神教會」目前在全世界都有據點,而頻繁指出殘暴「邪教行徑」的卻只有中國這個「獨裁政權」,不由得讓人開始警覺山東麥當勞528慘案背後其實潛藏著諸多疑點。

全能神教會的問題

  從基督教的觀點來看,全能神教會跟韓國統一教都包裹著基督信仰的軀殼,實際上都只是個人崇拜所興起的異端,並不屬於基督教信仰。這便是全能神最大的問題,若要用「邪教」來定義「全能神教會」,也應該是針對錯謬的教義,個人式教主崇拜以及歛聚信眾金錢等角度來批判。

  新興宗教習仿了基督信仰向外傳福音的傳統,為了能招攬大量信徒,快速建立教團規模,新興宗教應該都是極其委婉而謙和有禮的,像張家這樣對吳碩艷又打又殺的舉動,絕對不可能是像「全能神教會」這樣一個有規模到必須被國家禁絕的新興宗教所應該有的行為。

  即便在主導地下鐵沙林毒氣無差別屠殺之前,奧姆真理教也曾為了清理門戶,謀殺教團內部成員,但當他們對外宣教的時候,不斷展現和善光明的面向來吸引教外社會大眾,鼓吹幸福、希望、夢想等口號,通身潔白的衣著,也都是為了鞏固這樣的形象。露骨地進行無差別屠殺的邪教,是不可能達到教團規模的。

  反觀中國境內的「全能神教會」,與其相關的新聞竟全都是兇殺命案,而且還是殘殺教外或未入信的民眾,做為一個有拓展野心的教團來說,這無疑是相當不智的作法。

  根據張帆跟呂迎春的口供,「女基督」真實身分的差異,還有呂迎春冊封張立冬跟張巧聯為現代亞當及夏娃,都和「全能神教會」創立以來所宣揚的教義內容有極大出入,山東麥當勞事件發生後,「全能神教會」也都以文字或影音駁斥教團跟呂迎春和張家的關係,但在中共鋪天蓋地的渲染之下,「全能神教會」暴力血腥的邪教性質已經確立,而且難以磨滅。

新華網圖片,全能神教會影片截圖

  更有甚者,張立冬自稱是高級幹部或重要的大祭司,但「全能神教會」卻不曾刊載過他的任何言行見證、與會照片,要知道,不管是傳統基督信仰或習仿的新興宗教,都很看重「見證」這個讓信徒發言的宗教活動,任何人對神產生信心,看見或體驗了神的工作,就有機會站到講台上宣講他們的「見證」,與教友們分享奇異恩典,增強信眾之間的信心。一個有能耐當上祭司,女兒又是「神自己」的張立冬,為何不曾出現在「全能神教會」的任何版面上,進行見證呢?

  20世紀90年代在地下隱蔽發展的「全能神教會」,為何在被查禁之後,性情豹變,成為一個嗜血的教派?那些凶殺案的背後,真的都是受到「全能神教會」的洗腦,還是中共一貫甩鍋的伎倆?

十四種邪教及其他

  中國公安部先後在2000年、2005年發布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安部關於認定和取締邪教組織若干問題的通知》,明訂了十四種邪教及查禁年代如下:

呼喊派(1983年)包括:召會、全能神教會、實際神(1995年)、常受教(1995年)、中華大陸行政執事站(1995年)
全範圍教會(1988年)
門徒會(在湖北等地又稱「曠野窄門」)(1990年)
靈靈教(又稱「屬靈教」、「靈靈派」)(1991年)
被立王(1995年)
觀音法門(又稱「清海無上師世界會」)(1995年)
天父的兒女(1995年)
達米宣教會(1995年)
真佛宗(1995年)
新約教會(亦稱「基督靈恩布道團」)(1995年)
世界以利亞福音宣教會(1996年)
統一教(1997年)
主神教(1998年)
三班僕人(1999年)

  其中最有爭議的,當屬第一條呼喊派。可以看見呼喊派底下有許多分支,而每個分支一定都對教義有不同見解,傳教方式也一定有所差別,以李常受及倪柝聲兩位傳教士為例,他們的召會系統在台灣就是隨處可見的一般地方型教會,是台灣政府核准的宗教團體,雖然在各教派之間也有過爭議,但無論從任何面向來看,召會都是基督信仰的一環,不能算是邪教。

  而「召會」在中國卻和「全能神教會」被視為同一脈絡的邪教,可見這個邪教認定的標準,有很大的系統性問題。再者,除了「全能神教會」之外,另外十三種邪教如觀音法門、真佛宗、統一教等,在台灣都有佈教活動,雖然捏編經典教義、個人教主崇拜、歛聚財富等問題而不被正派傳統宗教認同,但要跟「全能神教會」,或是說跟中共當局塑造出來的那個殘虐瘋狂的「全能神教會」畫上等號,顯然還有一段相當大的落差。

  再者,藏傳佛教在中國並非邪教,但是達賴喇嘛、大寶法王等國際知名佛教人士的照片與著作都是被嚴格禁止流傳的,信徒也不能隨便談論他們;不被三自愛國教會系統登錄的家庭教會,屢遭拆毀迫害,政府無故關押信徒成千上萬;以及信奉伊斯蘭教而遭迫害的維族人權問題、法輪功被強摘器官等等問題,這些宗教信仰都遭到政府以鎮壓邪教的手段來進行管束,對整體宗教信仰的政策來說,都是極不自由、極不平等的。

  「全能神教會」一定在中國各地造成很強大的影響,可能有好的面向,也可能有壞的面向,從呂迎春等人的言論來看,不難理解他們應該是受到「全能神教會」的啟發,自創了一個新的「全能神」,呂迎春的供詞裡就說到:「趙維山的全能神是假的,我們才是真正的全能神。」

  至於有些網路消息或「全能神教會」認為山東麥當勞528慘案全屬中共栽贓,甚至是特務雇用張立冬一家,殺害吳碩艷以嫁禍給「全能神教會」的說法,不但勞師動眾,而且這種作法不能確保張立冬等人會不會翻供,應該是不太可信的。中共利用「全能神教會」帶有異端色彩,順水推舟,把呂迎春自立門派的「全能神」跟趙維山的「全能神教會」畫上等號,透過聳動的社會案件跟監視器畫面等傳媒的幫助,讓全世界誤以為「全能神教會」是暴力血腥的邪教,藉此打擊宗教信仰自由,殺雞儆猴,加強取締傳統基督信仰的家庭教會,應該就是山東麥當勞528慘案的真相。


新書上市:衝破封印的心靈魔物:奧姆真理教事件未解之謎

奧姆真理教相關事件最完整的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