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濺二二八:林宅血案(上)

唐嘉邦/調查員 檔案調閱484次

  33年後,再度爆發另一起二二八事件。

  1980年2月28日,繼1947年的二二八事件後,台灣再度於二二八當天發生一件震驚海內外的血腥事件。因為參與美麗島事件被逮捕,當天正在接受軍法審判的台灣省議員林義雄,其住宅遭到不明歹徒闖入行兇。林義雄的母親林游阿妹,以及一對六歲雙胞胎女兒林亮均、林亭均被刺殺身亡,九歲長女林奐均則受到重傷。

  三死一傷的慘劇,距今已超過四十年,國內外刑事鑑識專家及犯罪學者紛紛投入相關調查工作,至今仍找不到兇手,遑論殺人動機,毫無任何線索,是台灣解嚴前夕最血腥的一樁未解決事件。

林義雄故居已捐給義光長老教會使用。

  但若按照當時的政治局勢推斷,無論兇手是誰,這絕對是一件政治謀殺。兇手故意選在林義雄接受軍法審判的當天行兇,或許就是針對林義雄參與了美麗島事件的緣故。

  以美麗島雜誌社成員為核心的黨外運動人士,預計在1979年12月10日國際人權日當天,號召群眾在高雄舉辦大遊行,並正式向高雄市第一分局提出申請,其訴求是向當時的國民黨政府爭取民主與自由,盼能終結黨禁,終止戒嚴。集會遊行申請毫無懸念地遭到當局駁回,但黨外人士仍決定依原定計畫在高雄舉行遊行。

  12月10日晚間參與遊行群眾估計約有十萬人,並與現場的憲兵、警察爆發嚴重衝突。軍警為了控制場面,動用鎮暴部隊,並以裝甲車、催淚瓦斯等壓制遊行群眾,示威活動遂逐漸平息。美麗島事件無疑是二二八事件後規模最大的一場警民衝突,也是推動解嚴最重要的民主事件。

  遊行隔天,國安局及警備總部開會決議針對黨外人士進行大逮捕。12月13日清晨六點,軍警與情治人員展開全島同步行動,政府陸續追捕黨外人士,包括張俊宏、姚嘉文、林義雄、陳菊、呂秀蓮等人均遭拘提,一度躲過追緝的施明德最終還是在隔年1月8日被逮捕。根據警備總部公布的數據,此次美麗島事件涉案人數共計152人。

  1980年2月20日,警備總部軍法處以叛亂罪起訴黃信介、施明德、張俊宏、姚嘉文、林義雄、陳菊、呂秀蓮、林弘宣等八人,其他30多人則在一般法庭遭到起訴,另有91人被釋放。

  讀到這些名單,其實也就不難理解台灣政局何以會有這麼長時間的雙雄對立,幾乎水火不容的地步。

由左至右,張俊宏、黃信介、陳菊、姚嘉文、施明德、呂秀蓮及林弘宣。

  2月28日當天,軍事法庭召開第一次偵查庭,林義雄等遭軍法叛亂罪起訴的黨外人士均在景美軍事法庭等待開庭。這個軍事法庭現已轉型為人權紀念園區,見證戒嚴時期的軍法是如何劈殺平民百姓。

景美人權園區的軍事法庭

  就讓我們回到1980年2月28日,這彷彿命運捉弄或好似人為故意挑選的日子,重新審視所有的環節,看看能否在這件令人髮指的血案中,尋得蛛絲馬跡。

  這天,林義雄的妻子方素敏早早就準備外出。

  前一夜幾乎沒怎麼睡,2月27日方素敏和婆婆林游阿妹一同到景美軍法處與在押中的林義雄會面,晚間又和林義雄的助理蕭裕珍、田秋堇,以及辯護律師張政雄見面,之後還拜訪立法委員康寧祥。直到2月28日凌晨2點左右,方、蕭、田三人才搭著計程車回到林宅。

  由於返回林宅時間已晚,而且眾人在進入林宅前,注意到林宅對面雜貨店前坐著一名形跡可疑的男子。方素敏擔心田秋堇和蕭裕珍兩個女助理回家時有危險,便留她們在林家過夜,當晚她們三人一起睡在林宅的主臥室。

  方素敏睡沒幾個小時,天剛亮就起床準備出門,為了丈夫的官司四處奔走。此時就讀幸安國小的大女兒林奐均也正要出門上學。方素敏離開林宅後,先是來到台北市廣州街的省議會賓館,與省議員余陳月瑛會面,再和余陳月瑛一同前往時任台灣省主席林洋港位於潮州街的住處拜訪。

  早上八點左右,方素敏離開林洋港家,她和余陳月瑛一道前往和平東路拜訪余陳月瑛的朋友。此時,晚間睡在林宅的蕭裕珍離開林宅,田秋堇也已出門,前往同為美麗島大審被告之一的張俊宏家,後又至景美軍法處等候旁聽美麗島審判開庭。

  方素敏在拜訪余陳月瑛的朋友未果後,於上午9時5分左右回到家。大約在9點半時,田秋堇曾來電聯繫方素敏,稱時間差不多,該前往軍法處旁聽開庭。方素敏隨即再出門,並將年僅六歲的一對雙胞胎女兒林亮均與林亭均留在家中,交由婆婆林游阿妹照顧。

  怎料這匆匆一別,即是永別……

  方素敏於10點左右到達景美軍法處,其他同遭軍法審判的黨外人士家屬也都聚集於此。因為受審的人數太多,遲遲未輪到林義雄,方素敏、田秋堇等人只好在軍法處持續等候。

  11時9分,有一通國際電話打到林宅,由林游阿妹接聽,來電者是旅居國外長期關注台灣人權議題的毛清芬。電話中,毛清芬詢問林母林義雄被捕後的近況,林母無奈地回答:「人都被抓了,只好任他們處置了。」

  通話結束後,林游阿妹暫時外出,因為她為了貼補家用,中午要到某間公司幫人煮飯洗碗,留雙胞胎林亭均及林亮均在家。

  11點半時,方素敏打電話回家確認家裡狀況,是由林亭均接起電話,她向媽媽表示:「阿嬤剛出門。」

  11點50分,就讀幸安國小的林奐均放學,正準備回家。

  事情進展到這裡,一切都還很正常,但真正可怕的事情即將到來……

  話說景美軍事法庭這邊,一直到了中午都還沒有輪到林義雄開庭。約在12點10分許,方素敏又撥了通電話回家,想要確認婆婆林游阿妹回到家沒,只是這次電話響了很久都沒人接聽。

  方素敏感覺不對勁,就算婆婆還沒回家,兩個小女兒也該會接電話,而且明明半個多小時前才通過話。

  難道是林游阿妹帶兩個小女生外出用餐?還是她們玩得太瘋了沒聽到電話聲?

  方素敏連打了三通電話,卻始終沒人應答,開始有了不好的預感。但此時還沒輪到林義雄出庭,方素敏想要回家一趟看看,可是也掛念法庭上的丈夫。

  助理田秋堇則認為,在刑求與偵訊過程,林義雄必然受到許多肉體及心靈上的壓力,為了不要讓他有更大的不安,方素敏一定要留在法庭現場,讓林義雄安心。

雙親都在進行黨外人士救援運動,田秋堇也為人權與環境議題奮鬥。

  田秋堇安慰了方素敏,並自告奮勇回林宅查看情況。

  田秋堇多年後接受訪問時,回憶當天從景美軍法處回到林宅的狀況:「我那時很窮,身上沒錢,林太太給了我一點錢,我選擇搭公車,我從景美搭到公館,再轉車到信義路『國際學舍』站下車,走進巷子才到林家,我因為中午吃了辣筍絲胃很痛,開門後看看家裡和早上離開時一模一樣……」

  客廳看似風平浪靜,卻已經暗藏著三條人命的慘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