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生朝拜的另一種形式:捷克的 人骨教堂

慕痕/調查員 檔案調閱280次

新型冠狀肺炎的疫情越來越嚴重,歐洲爆發的速度之快讓人們彷彿感受到世界末日般的恐慌,無論在何時,飢餓、疾病與戰爭往往造成人類極大的損害。

歷史上,歐洲也曾多次的面臨嚴重的傳染病災害,並因此失去了許多人命,其中當然不能不提於14世紀席捲歐洲與非洲、估計至少損失7,500萬條人命的黑死病。當時的波西米亞地區(現今的捷克西北一帶)也屬重災區,病死者至少數萬至數十萬人不等;15世紀,胡斯戰爭繼續帶走此地不少人命,而在距離首都布拉格約七十公里遠的一間哥德式羅馬天主教小教堂,就在這動盪的歲月間,接收了十幾萬具屍體,即如今被眾人稱作人骨教堂的Sedlec Ossuary

人骨教堂
人骨教堂外觀

一撮聖地泥土帶來的神蹟

人骨教堂位於庫納霍拉(Kutná Hora),當時僅是一座普通的小鎮,而教堂所在地本身也只是一處公墓。13世紀時,波西米亞國王派遣當地的斯德萊克修道院(Sedlec monaster)院長前往耶路撒冷,院長回來後帶回當地的一把泥土,鋪灑在這塊公墓的土地上。

此事一傳十、十傳百,整個波西米亞地區無人不知、無人不曉,許多富人還特別要求死後要在此地下葬;加上當時在庫納霍拉發現了銀礦,帶動了當地的經濟活動,不僅令庫納霍拉人口暴增,也得到極大的財富來從事宗教活動。良性循環下,此地一度能與百年古城布拉格並駕齊驅,並設計出後來與人骨教堂一樣列為世界遺產的聖芭芭拉教堂給礦工禮拜──庫納霍拉可謂享譽一時。

然而隨著銀礦枯竭、戰爭與瘟疫流行,庫納霍拉後來也漸漸沒落,現在僅是捷克的二線城市,如今,與其說人骨教堂與聖芭芭拉教堂富有任何宗教意義,更不如說是著名的觀光景點。但探訪這個悠哉的小鎮,仍可從這座人骨教堂與整個小鎮的規模,略窺當年的繁華一二。

聖芭芭拉教堂 Chrám svaté Barbory
聖芭芭拉教堂 St. Barbora Cathedral

屍體環繞下的信仰中心

中古歐洲的人口死亡率因科技的落後、糧食不足、教育缺乏與對迷信而常居高不下,一旦碰上天災人禍便更為可怕,尤其歷經了14世紀的黑死病,捷克更是中間病情極度嚴重的地區,加上15世紀、捷克歷史上極具意義的胡斯戰爭,屍體增加的速度之快,這塊墓地為負荷使用,只好不斷擴大。

後來因為當地的教堂不敷使用,想要增建教堂,此處公墓的屍體又過多,便成了首選地點。這座人骨教堂建成後,便開始將屍體移進地下室,將墓地空出,為新的屍體騰出空間。但移動屍體並沒有想像中的容易,得等蛆或昆蟲將屍體的肉吞噬乾淨,才會移動這些人骨。據資料顯示,基本上將近有4至7萬具的屍體被放在教堂的地下室內,在注重公共衛生的現代,光是想像那個場景便覺得不可思議。

人骨教堂 燈座
人骨堆建起的燈座

藝術品般的骨頭們

局勢動盪,捷克因處歐洲中心而不斷地分裂與主權轉移;到了1860年,奧匈帝國的貴族施瓦辛伯格(Schwarzenberg)家族買下這塊地方,並聘用木匠林特(František Rint)重新設計教堂與堆滿人骨的地下室。在資源有限又身負重任的狀況下,林特思考出直接用這個地方最多的人骨來做設計與裝飾,便製作出連兩百年後的今日都令人驚豔的人骨教堂。

放置眾多骨頭的藏骨室(Ossuary)在歐洲並不少見,葡萄牙與波蘭都有類似作用的地區或教堂,他們將眾多人骨放置室內,提醒觀看者死亡的殘酷與平等。然而,真正像人骨教堂這種以特別的編排去創作出堪稱藝術的作品,卻沒那麼常見,既讓人震撼於人骨數量之龐大,也讚嘆這某種程度上已成為不朽的裝置藝術。

人骨教堂地下墓室 人骨吊燈
地下墓室中最富盛名的人骨吊燈

Sedlec Ossuary不僅使用人骨,也蒐羅少部分的動物或非成人骨頭,使裝飾的藝術品更加多元。其中最值得一看的,便是懸吊在墓室天花板上的人骨吊燈。據說他使用了人類全身的骨頭,將大腿骨組成主架後又裝上8個燈架,上面各自頂著一顆顱骨作為燭台,下頷骨串聯吊起,極其華麗又讓人有種莫名獵奇的美感。地下墓室到處是人骨的裝飾,無論是以頭骨與臂骨組合起來的巴洛克式祭壇、比人還高的骨堆,或是用各種骨頭裝飾建立起的高大燭台與祭壇。

其中,林特更用大量的各種骨頭做出了施瓦辛伯格家族的家徽,藉此讚揚施瓦辛伯格家族的榮耀,而家徽右下角、烏鴉啄著土耳其人的圖案,還真的使用了烏鴉的頭骨與嬰兒的骨頭去製作,讓人不禁要佩服這種傑出的藝術設計。

儘管充滿人骨,但整個地下墓室給人的觀感並不會覺得陰森發毛,不僅有耶穌像的聖壇,教會人員在一旁的簡單儀式都更偏向帶出神聖與莊嚴的感覺,完全出乎觀賞前預期的心理。然而,聽說在約翰.康納利的《黑天使》中,將此教堂和邪教的人骨朝拜儀式結合,似乎也不是難以想像。

施瓦辛伯格家徽
施瓦辛伯格家徽

死亡平等與永恆的樣貌

就算平常我們總是說著生命的價值多可貴、多獨一無二,卻往往容易流於文字與表面;當你來到人骨教堂,看到那眾多的人骨藝術裝置,很可以想像其中一個或許就是當時有權有錢的達官顯要,卻與其相鄰的人骨分不出差別時,才會更深刻的體悟到,即使人的生命經歷不同,死去後卻沒有太大的差別,都成為這堆骨頭藝術的一部分。

也許觀光中硬是要不斷地穿插著教育意義略顯刻意,但是人骨教堂仍是一個值得去觀賞,並體會在這份看似驚悚、實則極具生命意義的觀光景點。光是有機會能見到這麼龐大數量的人骨,與整個用人骨布置的裝飾,便已值回票價,希望有機會去捷克旅行的人,也不要錯過這個值得一看的人骨教堂。

資料來源

《Human Bones Church In Czech Republic Decorated With Remains Of Over 40,000 Black Death Victims》

《Sedlec Ossuary》

《Sedlec Ossuary “Bone Chu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