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大未解懸案】劉邦友官邸血案(一)是誰在光天化日下槍決縣長?

唐嘉邦/調查員 檔案調閱402次

1990年代,台灣連續出現幾件震驚全國的大案,諸如尹清楓命案、彭婉如命案、白曉燕命案等,皆是大眾矚目的重要案件。但要說哪一件是最駭人聽聞、前所未見的血腥慘案,絕非1996年的桃園縣長劉邦友官邸血案莫屬。劉宅血案共造成八死一重傷,其中死者包括時任桃園縣長劉邦友。這起在光天化日之下針對地方首長及其親友的槍擊屠殺震撼了台灣各界,然而,23年過去了,案件真相仍未釐清,無論是動機還是幕後黑手,始終隱藏在迷霧裡。

 

不安寧的前夜

1996年11月21日,清晨六點半,天空飄著細雨。桃園縣長劉邦友官邸的菲傭茱蒂和往常一樣,來到官邸大門口拿報紙,這時她發現大門是虛掩著,還隱約看到昏暗的警衛室內有名穿西裝的男子坐在裡面。

不過,茱蒂沒有多想,她第一直覺那個人是劉邦友的司機劉邦明,他大概是提早到官邸待命。茱蒂拿了報紙回到屋內,開始準備一天的工作。

約半小時後,劉邦友的妻子彭玉英起床了,這一夜她睡得很不安穩,因為半夜兩、三點時,縣長官邸內所豢養的三條狗不時對著警衛室的方向狂叫,她和劉邦友都被吵得一夜不得安眠,當時她就告訴縣長一定是警衛「小劉」劉明吉又有朋友來找,而且是陌生人來,否則狗狗們不會亂叫。

彭玉英一直對交友複雜、工作懶散的劉明吉很不放心。她起床後,第一件事就是打電話到警衛室,詢問劉明吉昨晚到底是怎麼回事?整晚的狗叫聲害得縣長睡不好覺。果然,小劉在電話那頭,似乎很沒有精神的回答:「對不起夫人,昨天晚上有朋友來。」

對於劉明吉的執勤態度,彭玉英實在很感冒,當下就對也剛起床的劉邦友抱怨:「小劉的執勤和生活真的很不正常。」劉邦友則幫警衛緩頰:「算了!都是自己人,何況已經向縣警局反映過很多次,之後妳再找時間勸勸他就好。」

最近劉邦友被多項土地開發案引發的爭議,以及中壢環中東路的違建拆除案搞得焦頭爛額,同時他還有幾件官司纏身,實在沒有多餘的精力去管官邸駐衛警這種小事。

彭玉英在和劉邦友抱怨完後前去梳洗,隨即前往佛堂禮佛,不久後劉邦友也前來禮佛。這時幫傭劉如梅來到官邸,和菲傭茱蒂一起忙著平日事務。

 

誰來早餐?

大約七點半左右,桃園縣政府機要秘書徐春國來到縣長官邸,還拿著一鍋燒酒雞逕自走到後面廚房找劉如梅處理。從廚房出來後,徐春國在昏暗的客廳向茱蒂要了一杯茶,但奇怪的是當茱蒂端了茶出來後卻不見徐春國的人,而且客廳的燈還一直未打開。

然而,劉邦友官邸的「早餐會報」行之有年,所有與縣長相熟的人士都知道,早上這段時間是劉邦友能真正處理事情的黃金時段,這個時間有地方重要人士在官邸進出是再平常不過的事,特別是徐春國這種縣長身邊的核心心腹,更是與官邸上下極為相熟。因此,當茱蒂拿著茶出來卻沒見到徐春國後,也沒太疑心他人怎麼不見,只當他有事先走或是在官邸某處閒晃。

不久後,劉邦友從二樓下來,向茱蒂要了一杯果汁,並未用餐。大約八點過後,警衛室傳來爭吵聲,此時,茱蒂則與劉如梅繼續在官邸內忙著。她似乎聽到劉邦友以非常生氣的語調在和人說話,由於這樣的情況很少見,因此劉如梅前去查看,但從此一去不回。

接著劉邦友的女兒劉燕霏也下樓,本來她打算先在家吃完早餐再出門,但看看時間覺得來不及而作罷。她和爸爸一樣向茱蒂要了杯果汁,這時她從餐廳的窗戶發現父親的座車還在,但卻未看到爸爸本人。同時劉燕霏看到與父親十分熟稔的縣議員鄧文昌和莊順興即將走進官邸。

劉燕霏喝完果汁後趕著出門,與剛進入官邸的鄧文昌和莊順興互相打了招呼後就匆匆走出屋外,她有注意到警衛室的門是緊閉且未開燈,以為警衛還在睡覺,沒有想太多即離去。

或許是上天眷顧,平常劉燕霏回到官邸時都會把車鑰匙留在警衛室寄放,但因為她前一晚從香港回來時已晚,因此把車子停在路邊,鑰匙則自己帶在身上,案發當天不用去警衛室取鑰匙,而這救了她一命。

 

槍聲乍響──

「砰!砰!砰!」就在劉燕霏出門後沒多久,警衛室傳來連續的槍響,這連串的聲響驚動劉宅上下。當時在廚房的茱蒂趕緊從窗戶落地窗往外看,先是看見一個人走出官邸大門,接著第二個人提著一個袋子也跟著離開官邸。

茱蒂當下就知道有事發生,連忙跑去警衛室向內窺看,她見到了可能是這輩子最為血腥的景象:她看到有人交織躺在警衛室內!可能是因為場面實在太過恐怖,也可能是擔心自己也有生命危險,茱蒂根本顧不得細看警衛室裡有誰,連忙三步併作兩步跑上樓向夫人彭玉英報告。

由於茱蒂的國語程度有限,她以手勢加上聲音「砰!砰!」示意彭玉英警衛室發生槍擊,彭玉英第一時間直覺認為可能是警衛劉明吉自殺或是被殺,因為整座縣長官邸只有劉明吉有槍,而且他的生活複雜不正常。

彭玉英連忙打電話到鄰近的縣政府縣長室,說官邸出事了要縣長室趕快派員前來查看。

沒多久,縣長室人員來到官邸;官邸外觀沒有異樣,並沒有任何明顯的外力痕跡,唯一可疑的是縣長座車還在,同時還有機要秘書徐春國的座車也在,但人都跑到哪裡去了?整座官邸除了縣長夫人、菲傭,以及一名重聽的清潔工外,沒有見到其他人──最重要的是,劉邦友在哪?

縣府人員來到二樓找到還在禮佛的彭玉英,彭玉英表示警衛室可能出事了,要他們趕緊去查看,縣府人員這才想到剛剛進門時,警衛室的門是緊閉著。眾人一到警衛室外隔著窗戶一看,赫然發現一堆人倒在屋內,而且血跡四濺,連忙開門查看。門一開,衝鼻的血腥味立刻湧出,一幅地獄景象映入眼中,一共有9個人在警衛室內遭到射殺,其中就包括縣長劉邦友!

 

行刑式槍決,誰想確保無人生還?

警方獲報後抵達現場,發現在不到兩坪大的縣長官邸警衛室內,9人近乎環狀排列疊在一起,每個人的眼睛與嘴巴都被貼上膠布,鮮血從頭部流出,顯然都遭到行刑式槍決。

警方人員被這個場面震懾住,緊急通報調派救護車,並立即對官邸週邊道路實施嚴密的交通管制。不到十分鐘,桃園敏盛醫院的救護車趕到,先將最靠近警衛室門口的縣議員鄧文昌抬出,醫護人員撕下鄧文昌眼部和嘴上的膠布後,發現他還有心跳,立即送到醫院急救。

接著被抬出來的是縣議員莊順興、機要秘書徐春國,劉邦友是第四個被抬出來的人,其餘包括官邸警衛劉邦亮、劉明吉、縣長司機劉邦明、幫傭劉如梅、縣長夫人好友張桃妹也陸續被推出警衛室。

然而,除了鄧文昌外,其他八人在那時都已完全沒有生命跡象,其中警衛劉明吉被發現時手被上了手銬,頸部還有被藍波刀抵劃的傷痕。即使如此,救護人員仍抱著一線希望,將眾傷者分別送敏盛、桃新及桃園醫院急救,但最終都回天乏術。

就在警方還在對案情幾乎毫無頭緒時,傳來了除了菲傭茱蒂證言以外的第一條線索:縣議員鄧文昌的女秘書梁美嬌遭到兩名在縣長官邸行兇的歹徒脅持,剛剛從桃園虎頭山脫身,目前已脫離歹徒虎口,人在縣府縣長室休息。

 

這是怎麼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