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茲的死亡天使】

檔案調閱144次

他們穿著白衣的身影,或許是溫柔、耐心地照顧病人;或許是被過量的排班壓得喘不過氣,講話粗魯又不耐,扶持病人的雙手卻依然穩固。

無論是哪一種形象,護理師們都是我們遭遇傷病,在醫院治療時最倚賴的對象。在病人傷患倒下時,是護理師照護他們,方能早日重返日常生活。

然而,有些「白衣天使」與他們敬業的同儕不同,他們本應用以治癒的雙手,將帶領病人走向死亡……

 

針筒的至高權力

在維也納的蘭茲醫院(Lainz Hospital, Vienna, Austria),一位名叫瓦特勞德.華格納(Waltraud Wagner)的年輕護士助理(nurse’s aide),在病患的哀鳴與繁重的清潔、護理工作之間,找到了一個不可輕易為外人道的「樂趣」。

蘭茲的死亡天使們:瓦特勞德.華格納(Waltraud Wagner,左上)、Leidow(右上)、史黛芬妮雅.邁爾(Stephanija Meyer,左下)、瑪麗亞.格魯伯(Maria Gruber,右下)。

她將致命劑量的嗎啡放進針筒,打進挑選好的重病病人體內。病人來不及理解自己身上發生了甚麼事,就陷入了長眠之中,永遠不再醒來。

華格納意識到,這簡單的一針,就能奪走一條性命。而她愛上了這種生死大權掌握在手的感覺。

華格納開始尋找共犯,一起來享受扮演上帝的快感。瑪麗亞.格魯伯(Maria Gruber)、依蕾娜.萊道夫(Irene Leidolf)、與史黛芬妮雅.邁爾(Stephanija Meyer)等三位護士助理,以華格納為首,成了在蘭茲醫院的小小祕密犯罪集團。她們挑選垂死重病的受害人下手,但有時也謀殺看不順眼的一般病人;集團殺人手法包含嗎啡注射,或是強行撐開病患口鼻,往他們的肺裡灌水。本應協助病患恢復健康與療癒的「白衣天使」,竟成了掠奪生命的死亡天使。

從1983年到1989年,一個個受害人就這樣在她們手下進了太平間,整間醫院裡竟然無一人察覺不對勁。直到1989年的某一天,一位醫生在無意之間,聽見四人在隔壁開心地炫耀自己的「戰績」,討論要挑選哪個病人做下一位受害者,這整樁案件才爆發出來。

華格納等人在被捕之前,從來沒有擔心過被抓包的危險,她們安心地隱身在醫院系統裡,躲藏在這個本來就充滿死亡的世界,自由自在地獵殺。她們還以「高尚」的理由來為自己的行為辯護,這是給那些病人的仁慈!她們嘴上這麼說,真正的動機卻是享受操弄生命的快感。

 

失能的醫療體系

蘭茲死亡天使事件鬧上媒體之後,引起奧地利社會軒然大波。蘭茲醫院可不是地方小診所或私立醫院,它可是位於首都維也納的公立大醫院!由政府支持管理的公立醫院,理應更照章行事、有更好的管理不是嗎?為什麼在這樣的環境中,能夠容許四個護理人員利用她們的職業遂行謀殺?為什麼整個醫院體制連續七年,都無能察覺院中的異常?

 

爆出死亡天使事件的蘭茲醫院,是奧地利的知名醫院。圖片來源:wiki。

 

現實的情況與民眾對體制的期待截然相反,顯然政府的醫療體系,在管理上出了很大、很大的問題。社會輿論為此沸騰,然而蘭茲醫院給予的應對卻是沉默。院方消極配合調查,顯然他們並不在乎手下的護士究竟殺害了近50人,還是高達300人。

蘭茲醫院並非唯一失能的醫院,奧地利護理師工會表示奧地利醫院經常打破規定,讓不應該負責注射的護士助理替病人打針。不過,蘭茲死亡天使案的發生,並不只是因為幾個護士助理拿起了針筒而已。這個不被遵守的小規定,背後代表的卻可能是整個醫療體系嚴重的人力不足、訓練制度失能、便宜行事與疏於管理,一層一層的疏漏敗壞之下,造就了華格納與同夥得以縱慾七年的屠殺場。死亡天使或許誕生於個人的邪念,最終,仍是茁壯於腐敗環境的滋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