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瑠公圳分屍案】第三幕:柳哲生將軍家的流言陰霾(三)

檔案調閱665次

 


上篇【瑠公圳分屍案】第二幕:三輪車伕的證詞(二)提到,三輪車伕林萬而提供證詞,指認兇手曾經在和平東路一帶帶著屍塊包裹坐他的車前往棄屍,專案小組隨即前往和平東路搜查,在第一個疑兇跟可疑現場碰壁之後,他們隨即發現了另一個可疑的住宅……但那住宅竟然是大名鼎鼎的空軍少將柳哲生家!究竟柳哲生將軍一家跟這起孕婦分屍案有何關係?或者他們又是被無辜牽連的對象?


 

為了調查轟動社會的瑠公圳分屍案,專案小組循線追查,想不到竟然找上了空軍少將柳哲生的家,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莫非柳哲生將軍跟這起分屍案有甚麼關聯?

在專案小組自己理出頭緒以前,緊跟調查進度的記者們就聞風而來,於是乎專案小組與媒體記者,大量人員在柳家進進出出,尋找命案的蛛絲馬跡,不放過一個角落。上自柳將軍與他的家人,下至他們的僕傭與司機,全成了懷疑的對象。一瞬間,原本過著平靜權貴生活的柳哲生一家,變成了全國矚目的焦點。

 

 

眾多「線索」指向將軍家

柳哲生貴為空軍少將,而不是像吳武英那樣沒甚麼背景的普通外省人。照理來說,專案小組要調查將軍一家,應該也會敬畏三分,不敢隨便栽贓罪名。那麼,除了柳家剛好位在疑兇可能運屍路線上面以外,還有甚麼樣的理由讓專案小組認定柳家與分屍案脫不了關係呢?

警方不僅在柳宅後面的竹籬公廁處找到可疑的女性衣物,還在包裹屍塊的草蓆上找到幾根「狗毛」,顏色有白有黑,因此斷定兇手家裡或命案現場有狗活動。正好,柳將軍家就養著一頭大狗跟數隻小狗。此外,專案小組還得知柳家的男性僕人前陣子交了女友,說不定就是被害人。這種種可疑的跡象,讓專案小組懷疑柳宅中人就是分屍案兇手。

坦白說,這些「證據」實在相當脆弱。專案小組要怎麼鑑別草蓆上的狗毛,就是來自柳家寵物呢?在公廁附近的女人衣服,又要怎麼確定是被害人的呢?更重要的是,柳宅竹籬只不過是眾多運屍路徑其中可能的一條路線,專案小組究竟要怎麼證明柳宅就是運屍的起點呢?

針對以上這些問題,專案小組採取最雷厲風行的手段來解答──先搜就對了!只要柳宅是凶宅,證據就一定在柳宅之中!辦案人員先行化裝成電力公司工人潛入柳宅探勘,之後召開秘密會議,決定要如何不打草驚蛇地搜索柳宅,逮住真兇。於是,在刑警大隊隊長王魯翹與檢察官林錫湖等人的帶領之下,專案小組在1961年3月6日凌晨5點突入柳宅。

事前完全沒有得到知會的柳哲生,在凌晨時分被闖入的專案小組驚醒,專案小組向少將客氣地出示了搜索票,就展開了全面搜索。專案小組在屋內果然找到了不少「線索」:麻繩、稻草、鐵絲、可能用來幫屍體止血的石灰,還在男性僕人房中找到女性衣物。雖然這些線索其實都是一般人家會有的東西,不過既然柳宅也有,已足夠讓專案小組感到欣慰,也證明他們的理論:柳宅僕人們涉嫌重大。在不清楚是誰犯下血案的狀況下,專案小組便把三個男僕:柳哲生舊部李家僖、司機陳世有跟伙夫劉子玉三人全部帶回秘密地點偵訊。

 

柳宅上旋繞的謠言陰影

接下來的數日,專案小組徹夜偵訊三位嫌疑犯,想從他們口中得到供詞;法醫葉昭渠則與眾多理化專家,比對柳宅找到的諸多線索、狗毛等等,究竟與命案物證相不相符。媒體見到分屍案竟有如此驚人的進展,更是每天大篇幅報導。從刑警透露的辦案進度,到柳哲生一家的反應,報社記者們深恐遺漏了任一細節,每天緊守在柳宅與刑警大隊等地點。有一點點動靜,就立刻抄寫成新聞發布。

專案小組認為柳宅三僕涉有重嫌,要嘛兇手是其中一人,要嘛就是共犯結構,至於死者,就是男僕們傳說中的女友,因為感情糾紛而慘遭殺害。很快地,就傳出劉子玉供認自己就是兇手的說法,被害人因為姦情被發現,連著腹中胎兒一起遇害。

不過外頭的謠言,可不滿足於僕役階級的小情小愛,既然案件都牽涉到聲威顯赫的柳哲生少將一家,當然是要好好地臆測一番,才能夠滿足八卦的胃口。社會上開始有傳聞說死者其實是柳哲生在外的女友,或是在家中幫傭的女僕,與主人談了不倫戀之後慘遭殺害,僕役們不過是替罪羔羊。

各種謠言傳得滿天飛,記者們天天在外圍堵,還要接受專案小組的連番訊問,柳哲生夫婦應該是不堪其擾。他們向辦案刑警一再表示,對於三位僕人的感情狀況一無所知,也不認為他們會是兇手,但警方還是一再追問僕人們的問題。記者們則是頻繁登門訪問,紀錄柳將軍夫婦的家居生活與對命案的看法。在社交場合長袖善舞的柳夫人,總是很客氣地接待記者,熱情回答他們的問題,有時還開起自己丈夫的玩笑。不過記者們也看出,在柳夫人手中香菸的裊裊煙霧之下,其實藏不住她內心的驚悸與不安。

柳家的孩子們同樣深受困擾,數百名陌生的刑警、鑑識人員、媒體記者等人日日夜夜進出家中,三個熟悉的家僕則被說是兇手抓走。年紀尚輕的他們,聽著外人描述分屍案的場景如何如何可怕,又想到家裡可能就是命案地點,就嚇得睡不著覺了。第二天,柳哲生便叫孩子們不要再看報紙了。

命案紛擾的柳家,在3月15日迎來了男主人的48歲生日。一位相士「綠園主人」特地來替他相命,「柳少將今年要升官啦!」相士鐵口直斷,表示柳將軍今年走運,分屍案的陰霾,肯定是可以平安度過的。

 

無名死者依舊無名

專案小組一邊任憑柳哲生一家飽受媒體騷擾,一邊絞盡腦汁要從三位柳宅嫌犯口中得到命案線索。然而,儘管劉子玉或陳世有殺害女友,或是替主人頂替的傳言漫天飛舞,偵辦刑警實際上並沒有從劉子玉等人身上得到任何可靠的證供。

究竟專案小組當初的判斷是否正確?柳宅真的與分屍案有關嗎?三位男僕的交友狀況是否真能導向真相呢?本來以為可以突破先前找錯現場的僵局,盡速逮到真兇的專案小組,瞬間又回到當初的泥淖之中。他們逮捕嫌犯快兩個禮拜了,依然一無所獲。草蓆上的狗毛經過詳細鑑識之後,發現顏色與柳家狗群並不相同;不過可疑衣物上的血型卻與死者相同,使得警方一時還無法排除男僕們的嫌疑。

最關鍵的問題,依然沒有改變:警方還是不知道死者究竟姓啥名誰。這個問題不得到解答,警方就算想隨便抓個疑犯來刑求逼供了事也很困難,更不用說是要從手上的稀少線索去抓到真兇了。被法醫縫合回人形的死者,在福馬林缸中浸泡著,藥水日益混濁,變形的臉越來越難以辨識。焦心的父母與丈夫們從各縣市千里迢迢、翻山越嶺前來認屍,卻還是無一人給出正面答覆。

專案小組也試圖從女屍腹中胎兒的血型下手,嘗試從此鑑定出誰是父親,也就是最可能的疑兇;另外,他們也想到一個問題,這位遇害女子是第一次懷孕呢?還是已經生過小孩的少婦?若能解開這個謎團,至少能先縮小死者的範圍。

經歷過婦產科權威與各個知名法醫的檢驗之後,警方終於可以確定,被害人年齡位於25到30歲之間,生前還生育過一個小孩。這個發現總算能夠稍微縮小警方查探死者身分的範圍,但看著長長的全國失蹤人口名單,和每日絡繹不絕的認屍與報案電話,看來距離美好的破案休假時光,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

 

草木皆兵絕不放過

距離被分成六塊的女性遺體,在新生南路三段水溝中被人發現,已經一個多月過去。然而,集合了所謂當時「本省第一流辦案人才」的專案小組,從刑警大隊轉移到警備總部負責偵查,卻依然不能確認死者的身分;他們倒是陸續抓了四位嫌犯,發現兩座凶宅,卻還是不能破案。

專案小組再怎麼焦慮,也只能無可奈何地原地打轉,他們不願意放回劉子玉跟陳世有,已被釋放的李家僖跟吳武英仍然被列為限制住居對象。但根據媒體的揭露,專案小組其實早就知道,在這些人身上是找不到答案的。

既然不是這些人,真正的兇嫌會是誰呢?專案小組到處尋找可疑的人事物,不肯放過一絲希望。他們先是在3月29日找上一對交往複雜的可疑夫妻李子玉與賴阿滿,認定他們共謀殺害了丈夫的前女友;結果31日案情就急轉直下,李姓夫婦只涉及「匪諜」案,雖然洗清殺人罪名,卻也消失在警總的黑夜之中。與此同時,基隆「永嘉」號漁船的船長慘遭一位名叫貝雲勝的船員槍殺,一時之間傳言也沸沸揚揚,表示貝雲勝就是要偷渡出海的分屍案兇手。然而,這些線索最後都沒有下落,彷彿無頭蒼蠅一般,專案小組只能草木皆兵,再怎麼扯不上的案子也要把鼻子湊過去懷疑一下。

隨著調查進度膠著,原本靠著分屍案銷量大增的報社,如今也陷入無事可報的境地。但就像是成癮一般,各家報社沒辦法輕易放棄這塊肥肉帶來的利潤,他們繼續每天炒作命案的相關新聞,如果沒有調查進度,就報導周邊八卦。柳哲生夫婦的一舉一動、一顰一笑,特別是他們不斷受到命案攪擾卻又必須對外界保持禮貌的困擾心情,是記者們的最愛;儘管媒體已經知道柳宅上下高達八成跟分屍案沒有關係,但既然他們已經被拉上這個舞台,在本劇落幕以前就不可能不被消費。

除此之外,記者們也會拿自己的「辦案進度」作新聞。例如記者們如何追趕專案小組用來轉移嫌犯的車輛,如何讓理應遵循「偵查不公開」原則的專案小組感覺困擾,雖然專案小組自己也透露案情的欲拒還迎;還有記者半夜追新聞很辛苦,被刑警大隊大隊長王魯翹請吃蝦丸;有記者追蹤案件追蹤到相機等物失竊,損失慘重云云……為這齣分屍案大戲日日連載的「編劇」們,自己編到興致高漲,也跳上了舞台參與演出。

再怎麼精彩的命案大戲,也該有真凶現身作為高潮落幕。沒有終場的歹戲拖棚,使得讀者逐漸失去了對分屍案的興趣。

 

台北市1960年代風貌(圖片來源:中研院台灣史研究所檔案館)

 

那個唯一知道真相的人

時序不知不覺進入4月上旬,天氣逐漸熱了起來,然而兩個月前全國喧騰的分屍案真凶究竟在何方,依然沒有答案。

一個男人走在台北市區內,他看見街坊店家所訂閱的報紙,依然沒有放棄分屍案的連載報導。這兩個月來,他為此嚴重心神不寧,但一想到家中年幼的女兒,就湧出了一點活下去的力氣。

你會保佑我吧……吾妻。

男人在心中默禱著,希望週遭的人們沒有聽見他的心聲。

對不起,請不要讓我被抓到!

 

(待續)

回應請至謎團:【瑠公圳分屍案】全民瘋分屍案,蘋果日報比不上,連蔣介石都對案情產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