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前認識的某個人

【H級片單021】你還是《我從前認識的某個人》嗎?

檔案調閱326次

每次讀臥斧的書,都要「賭上我爺爺的名聲」。

以推理小說的角度來說,臥斧無疑是很Hard core的作家,嚴謹的布局跟周詳的描寫,把破案所需的重要資訊,誠實而公平地提供給讀者,雖然偶爾也是會運用敘述型詭計,但只要稍加推敲每個人物的背景設定,根據他們的言行舉止乃至於性格缺陷,就有機會搶先在臥斧揭曉兇手之前破案。

我這次總算提前發現那個《我從前認識的某個人》了!

臥斧新書《我從前認識的某個人》

小說的開頭,六個童年玩伴在疫情之下重逢,從此就習慣不定期聚在損友家裡話短談長。直到有人多嘴提起了一個早該被塵封的名字:「神經仔」,挑動了所有人敏感的神經,逐一掀開了血腥的序幕。

 

疑案辦實體空間內《滴水的推理書屋》道具陳設


讓我想到先前改編自臥斧《FIX》的電視影集《滴水的推理書屋》,致命的裂縫也是從同學的聚會開始。雖說是改編,但《滴》劇的整個架構和人物都已經完全重塑成不同的作品,變動幅度之大不禁讓人覺得《FIX》好像又被編劇導演重新「FIX」了一遍。

難道這次臥斧自己也來「FIX」了什麼,想要示範一下如何描寫潛伏在同學聚會之中的殺機嗎?六個同學各自在城市開展出不同的際遇,就像你我的同學們一樣,有的人混得風生水起,有的人明明就已經走投無路了,卻還要裝得一副玩世不恭的樣子。請不要誤會,這只是我的舉例,跟書中的人物形象或案件線索無關。

示意圖(源自:canva)

 

讀臥斧的小說有幾種樂趣,其一是他擅長化用真實案件,真實案件融入小說的順理成章,不知道案件也不妨礙閱讀;至於對各種刑事案件都十分嫻熟的重口味讀者則可以抱著:「我就看看你怎麼編下去」的心態,跟臥斧來場紙上對決。

 

這張圖片的 alt 屬性值為空,它的檔案名稱為 133704373_225926895575992_2753979353940192573_n.jpg

 

包含六位同學在內,當年都曾和那個不能被提起的「神經仔」,捲入一起學校廁所內的意外死亡事件,關注性別議題的讀者,一眼就可以認出臥斧援用了葉永鋕的事件,但也可以看得出來他並不是執意要取這個實案來寫,更不是為了迎合或宣揚什麼價值觀,他只是透過小說人物的塑造,描寫校園霸凌,描寫童年不堪回顧的往事,描寫我們對一切與我們不同的人的歧視。

 

示意圖(源自:canva)

在我們的成長背景中,都有一個不敢用小便斗的男同學。

我還記得讀男校的時候,隔壁班某位男同學每次都只敢去裡間上廁所,而且被取了各種帶有性別歧視的綽號,我跟班上另外一個男同學,沒事就會去找他聊天,目的可能是不想讓他太孤單,惜我年少無知,缺乏勇氣出櫃跟他站在一起,表達情感的方式也過於憨笨以致弄巧成拙,造成他不必要的心理負擔也說不定。可慶的是多年之後在網路重逢,約出來吃了幾次飯,聽他聊起畢業後的人生都還算不錯,性別平權觀念自我們畢業後就一路高漲到終於趨近正常的水平,當年三個對閱讀與文學有興趣的男校生,聊開了之後才驚覺居然這三個人裡面只有一個直男,高中三年躲在櫃子裡讓他獨自面對整班幼稚直男的我,真的是有點過分卑鄙了些。

 

示意圖(源自:canva)

其二就是臥斧的小說很貼心地幫讀者都選好了背景音樂,這可能也是他每天工作都要有的音樂,《我從前認識的某個人》的每一章都以歌詞分段,這次經常出現Leonard Cohen的低沉嗓音如魔鬼低喃,每個人都向曾經信任的某個人傾訴不可告人的祕密。先安排好歌單,順著音樂讀,小說瞬間就有了電影感,像引用了Nirvana的那章,我彷彿看見徐霏霏跨坐在Kurt Cobain油膩膩的牛仔褲上;而Europe那章就像發動了老破車回去遙久往日,驗證一下從前的孩子後來有沒有活在天堂。

 

除了敲碗下一本之外,很想問臥斧有沒有考慮開音樂頻道?連音樂工業也速食化的現代,還能保有這種高水準耳力的人,已經愈來愈少了。

 

H級片單,可能是很Humor的。
很Happiness。
但大多很Horror。
很Hopelessness。

或者很Hentai。

甚至很Hardcore。
那些沒被關注到的奇葩電影或影集,或者已經被討論到爛但總是還值得補充的,都將出現在這串片單中。

我是唐墨,下次再為您推薦我的H級片單。